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亡者”归来,是否有离婚诉权?

作者:何军林  发布时间:2017-08-04 13:55:35


    【案情概要】最近,笔者遇到一则案例,颇值得探讨。原告杨某某,女,住河南省X县X镇X村, 2010年5月24日与陕西省X县X镇X村村民浦某某登记结婚,户口未迁,又以同名在陕西省X县X镇派出所再次进行户口登记。婚后不久,杨某某便离家出走,无有音信,后浦某某听说杨某某死亡,在村上开证明到派出所将杨某某在陕西省X县X镇X村的户口注销。杨某某注销后,浦某某于2012年与王某某结婚,同年下半年,“亡者”杨某某归来。2013年浦某某与王某某离婚。2017年“亡者”杨某某持身份证和原籍户口证明,起诉离婚。

    【分歧意见】“亡者”归来,是否有离婚诉权?审理中,针对此问题,形成两种意见。

                        “亡者”归来,原告没有诉权

    一种意见认为,“亡者”归来无诉权。原告与被告婚姻关系自原告户口被注销时已自动解除,原告户口被注销后,被告又另行结婚,双方婚姻关系不能自行恢复,现原告起诉与被告离婚,其二人婚姻关系已不存在,故原告对被告提起离婚之诉,应依法裁定驳回原告起诉。

                        “亡者”归来,原告有诉权

    另一种意见认为,“亡者”归来有诉权。理由是:亡者未亡,公安机关将将其户口按死亡注销,不是法理上的拟制死亡,拟制死亡在民法上称为宣告死亡,宣告死亡必须经过法定程序,未经法定程序,不得将公民按死亡对待;亡者”归来,民事权利依法应当恢复,原告杨某某有诉权。

    【法理评析】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和法律依据是:

    一、“亡者”归来,原告的民事权利依法应当恢复

    民法规定,公民的民事权利始于出生,消灭于死亡。“亡者”未亡归来,民事权利当依法恢复,诉权不能剥夺。其法律依据是《中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50条和51条,前者规定,被宣告死亡的人重新出现,经本人申请或者利害关系人申请,人民法院应当撤销死亡宣告。后者规定,被宣告死亡的人的婚姻关系自死亡宣告之日起消灭;死亡宣告被撤销的,婚姻关系自死亡宣告之日起自行恢复,但其配偶再婚或者向婚姻登记机关书面声明不愿恢复的除外。根据民事权利的法律规定和宣告死亡的法律规定,本案原告重新出现,民事权利依法应当予以恢复。

    二、“亡者”归来,原告有诉权

    民事权利分为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有诉讼权利不一定拥有实体权利,拥有实体权利必然享有诉讼权利。该案原告与被告系合法婚姻,享有婚姻自由权之实体权利,亦享有离婚的诉权权利。

    死亡的法律界定原则有三种情形:一是自然死亡和意外死亡,有效证据必须是公安机关的户口注销或证明。二是医学死亡,有效证据必须是医院出具的死亡证明。三是宣告死亡,有效证据必须是人民法院的判决书。前两者是客观事实上的死亡,后者法理上称为拟制死亡。

    夫妻间婚姻关系的消灭,法律层面上有三种情形:一是因一方死亡而婚姻关系自死亡之日消灭。二是夫妻因离婚而婚姻关系依法解除被消灭。三是夫妻间因一方申请宣告另一方死亡而婚姻关系消灭。

    从死亡的法律界定和夫妻婚姻关系的消灭及宣告死亡的法律规定来看,当拟制死亡的情形被客观真实的事实推翻以后,拟制死亡的情形消灭,公民的民事权利恢复,诉权理所当然恢复。本案原告活生生站在法官面前,依法享有的离婚诉权是不能被剥夺的。

    三、“亡者”未亡,其户口被公安机关按死亡注销,不构成法理上的拟制死亡

    拟制死亡,民法规定的唯一形式是宣告死亡,必须经过法定程序。死亡不一定必然死亡。“亡者”归来,民法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当事人的申请,依法判决撤销宣告死亡,恢复“亡者”的民事权利。公安机关按死亡将公民的户口予以注销,是客观事实上的死亡,不能构成民法理念上的拟制死亡,更不是宣告死亡。从法律规定上来讲,宣告死亡的权利是人民法院独此一家的司法权,公安机关不具有法律赋予的宣告死亡权利。本案原告“亡者”归来起诉离婚,人民法院审查发现“亡者”未亡,应当告知其去公安机关,让公安机关纠正错误,而不应将错就错,最高院颁布的佘祥林等错案应引起高度清醒。

    四、“亡者”未亡,事实认定应 “以事实为依据原则”据实认定

    司法的基本原则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本案的基本事实是“亡者”是否已亡问题。从证据层面上出现了两种情形,一是原告作为“亡者”归来,向人民法院提供了身份证和原籍公安机关的户口薄,并活生生地站在法官面前。二是被告的陈述,即被告已按原告死亡在派出所注销了原告户口的笔录。两种事实,哪一种事实是客观真实的?哪一种事实是虚假的?法官是相信前者,认定前者?还是相信后者,认定后者?司法理念上“以事实为依据”的司法基本原则是司法的根本,“亡者”归来,并活生生地站在法官面前,法官认定事实理所当然应认定前者, 这样认定事实,于法有据,符合司法理念。确信被告的陈述,“亡者”已拟制死亡,机械执法,置“以事实为依据”的司法的基本原则于脑后,不符合司法基本理念,适法无据。

    五、“亡者”未亡,证据审查应严格执行证据规则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司法解释第77条规定,人民法院就数个证据证据对同一事实的证明力,可以依下列原则认定:(一)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制作的公文书证的证明力一般大于其他书证;(二)物证、档案、鉴定结论、勘验笔录或者经过公证、登记的书证,其证明了一般大于其他书证、视听资料和证人证言;(三)原始证据的证明力一般大于传来证据;(四)直接证据的证明了一般大于间接证据;(五)证人提供的对与其有亲属或者其他密切相关的当事人有利的证言,其证明力一般小于其他证人证言。根据证据认定的基本原则,第一种意见,对证据的认定,违反了证据规则第77条规定的认定原则。

    综上,笔者认为,第一种意见不当,第二种意见正确。“亡者”归来,民事权利依法应当恢复,原告有诉权,人民法院不能因为公安机关已将原告户口按死亡注销,认定婚姻关系消灭而剥夺原告诉权。公安机关注销户口已成错误事实,法院不能错上加错,原告起诉离婚,应依应予支持,而不能剥夺起诉权。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